资讯中心
产品新闻
行业新闻
 
资讯中心
全球顶级富二代主宰时尚圈
发布日期:2012/11/5 6:03:59 浏览704次 来源:腾讯

[导读]有一个家族主宰着全世界的时尚业,Antoine Arnault就是这个家族的后裔。他是个世界级的扑克玩家,与一个超模生活在一起,品牌Berluti也刚归于他名下。不管你是谁,他都是你怜悯不起的那一个...

转播到腾讯微博
全球顶级富二代主宰时尚圈

时尚界的第一情侣: Natalia Vodianova与Antoine Arnault出现在2012巴黎时装周LV秀场

在Harrods百货公司男装部超现实的幕布背景下,享用过三度荣获Michelin之星的大厨Yannick Alléno精心制作的菜肴之后,一位年轻人站起来对他客人们致辞。他的听众——包括超模David Gandy和Eva Herzigova、画廊老板Jay Jopling、艺术家Dinos Chapman以及编辑Jefferson Hack和Suzy Menkes——齐聚一堂,庆祝男装奢侈品牌Berluti重新启动。这一法国皮具制造品牌已经有127年的历史了,而站在我们面前的CEO,只有35岁。

他的脸圆润饱满,有点不修边幅,比你想象的任何一个CEO都要年轻。但当他开口叙述,关于17岁从父亲那里得到第一双Berluti皮鞋的趣事的时候,整个房间都安静了下来:那时他正在经历叛逆期,“喜欢听Nirvana的摇滚乐”,因此也不怎么穿那双鞋子。但他一直保存着它们,窃窃地为拥有这么美好的东西而自豪。而现在父亲把整个品牌都交给他来掌管。他说,他决心给这一传世之宝以荣耀,确保它的品质,永不妥协。房间里响起欢呼声,侍者们奉上了盛满Château d'Yquem Sauternes 2006的酒杯。我悄悄溜了出来,终于拦到一辆出租车(Bryan Ferry把它让给了我),回到了自己的家。

转播到腾讯微博
全球顶级富二代主宰时尚圈

Antoine Arnault参加扑克比赛

我想早些睡,因为我约了Antoine Arnault,Berluti的CEO,第二天上午九点在Knightsbridge的宝格丽酒店见面。Arnault一家,来自法国北部的Roubaix省,是全球时尚界最具影响力的家族。他们的公司Groupe Arnault,是Moët Hennessy Louis Vuitton SA——LVMH的最大股东。该奢侈品集团旗下运营的品牌有60余个,其中包括Givenchy、Marc Jacobs、Donna Karan、Fendi、Veuve Clicquot、Tag Heuer、Guerlain。他的父亲——前一晚Antoine饱含情意谈起的那件趣事的主人公之一——Bernard Arnault,在《福布斯》富人排行榜上名居第四,净资产410亿美元。Bernard的帝国首先开始于1984年收购Christian Dior,通过这些年的侵略扩张和知人善任(是他把Marc Jacobs、John Galliano、Alexander McQueen推上国际舞台),已经发展成为世界最大奢侈品集团,今年的销售额预计达330亿美元。

Antoine的姐姐,Delphine Arnault也在为集团工作。开始做的是两支时尚小品牌Loewe、Pucci,现在她是Dior当家人。Antoine最初任职于Louis Vuitton的广告部,在成为Berluti的CEO之前,他一路做到了通讯部主管。同时也是LVMH董事会的一员。虽然这姐弟二人还有三个更小的弟妹(来自Bernard的第二次婚姻,与加拿大钢琴演奏家Hélène Mercier的结合),但就目前看来,他们二人中的一位将会是Bernard的继任者。Antoine说:“我们都非常努力地工作,也是从对工作的重视和人们的尊重中成才起来的。我们可不因为会光着身子打台球而被登在八卦杂志上。”跟哈利王子不同,Antoine去拉斯维加斯是为了打扑克——他是个世界级的扑克玩家。他跟超级模特Natalia Vodianova约会,他们的关系很稳定,这对情侣刚刚装修完他们在法国的房子。

全球顶级富二代主宰时尚圈

Antoine Arnault和法国演员Antoine de Caunes和妻子 Daphne Roulier.在LV于法国诺曼底旗舰店开幕式

通常情况下,我很难想象拥有Antoine这么多的财富会是怎样一种感觉,但过去的24小时,让我有一个合理的渠道一窥他的世界。承办Berluti派对的是Alléno,他在LVHM旗下的法国五星级酒店Cheval Blanc Courchevel做主厨。提供给宾客的是来自Château d'Yquem酒庄(这一始于14世纪的葡萄园是LVMH拥有的最古老的品牌)300英镑一瓶的美酒。我们今天的见面地点是宝格丽酒店的一间总统套房,当然也是五星的,不用问也属于LVMH。“还不错,是吧?”Arnault在客厅里边走边说。当谈论起酒店、昨晚的菜单以及他有多享受那个派对,其热情洋溢绝不是装出来的。他停下来检查了一下沙发旁的那盏Arco落地灯,说:“我想这原来是我的,我肯定办公室里有过这么一盏,但后来我有点厌倦它了...”然后,他向Alessandro Sartori走去,Berluti的创意总监。

对Arnault的委任是因为他是Bernard的儿子——这一观点很容易被驳倒。Bernard Arnault出生于一个经商世家,在他进入时尚业之前,是Arnaults的第三代传人,集团是他的祖父做地产行业建立起来的。但是像LVMH这样一个帝国可不是建立在家族成员互相帮忙之上的。而且,虽然Berluti是一个拥有忠实客户的成熟品牌,看上去很容易操作,但是对集团来讲它是发展中相当关键的一环,而且已经投入了大量资金。LVMH的成功太过依赖Louis Vuitton:其销售额占集团总销售额的37%。达到某种高度后,销售额的增长速度就会变慢,因此LVMH不得不多元发展。奢侈男装行业是目前时尚业增长最快的领域之一,因此重新启动时装及生活时尚品牌Berluti,是一笔大买卖,是潜在的多元化的重要一环。Honor Westnedge,任职Verdict Research的零售业分析师,说:“Berluti的委任人选很不错。它在美国和英国都不算太知名的品牌,因此Antoine的营销和通讯背景使他成为更新品牌、把它介绍给新的消费者的不二人选。”Arnault那个关于他第一双Berluti的故事对前一晚的宴会来说是个温馨的小插曲,但他更清楚地知晓该品牌的潜在价值。

“Berluti曾经是不可碰触的,”Antoine解释说:“自从1990年代LVMH收购了它,它就是那少数几个带着‘神圣’名头的品牌之一,连碰也不能碰——但这就是你想从一个品牌那里得到的,对奢侈品而言,它必须让你感到可望而不可及。一双Berluti鞋——它们颜色与款式的细末差别——天生具备了这种气质。所以我想:‘我们为什么把这不可名状的气质转变成一支男装品牌呢?’再说,我们可不是诗人,嗯?我们是商人。我们知道这是市场需求的一个部分,只是缺一个真正的行家,一个能融合真实与传统、时尚与高贵的行家里手。”Berluti的男装系列由Alessandro Sartori设计,后者是Arnault从意大利男装品牌Z Zegna那里猎取来的。系列于金秋发布,必定高贵成熟,是超级奢华的象征。时装和皮具没有logo,唯一的标签是一段斜的线脚,只有通晓内情之人才能将它识别出来。那些深浅不一的灰蓝色、海蓝色、赤褐色的时装,运用的多是丝绸、羊绒及双层羊绒。价格不菲亦在意料之中:鞋类相对便宜,980英镑起;羊绒外套3,300英镑起;当然你也可以支付超过22,000英镑购买一只鳄鱼皮的手袋。那么你认为支付这种价格是一种罪恶?一个奢望?还是你每个周末都要做的事?——很显然这就是你、上帝、和你的银行经理之间的秘密了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全球购买如此高档次奢侈品的大有人在。

转播到腾讯微博
全球顶级富二代主宰时尚圈

Natalia-Vodianova和Antoine-Arnault

Arnault也不得不承认:“一双鞋是够贵的,那可是1,000英镑,人们干点什么不好干嘛拿来买鞋?但是,对购买者来说这不仅仅是鞋子,而是一种生活态度,它向你周围的人传递无声的信号。我想LVMH之所以能平稳度过经济危机是因为我们制造真正好的东西,我们不欺骗。品牌销量上升没什么不妥当的,因为我们的客户认为他们是在置备一件财产,而不只是购买一件产品。”

商品的价格确实高得让普通人望而却步,但Arnault坚持认为品牌应当以平等侍人。“我想,要购买一双这样的鞋子的确会吓到一些家伙,只是要他们坐下来,把鞋子脱掉,对他们来说,都有点过了。但是你永远不应该被任何东西吓退。如果我看到我的销售人员对看上去购买力不够的顾客置之不理,他将立刻被解雇。我痛恨那些以貌取人的蠢蛋。不只是因为这是一个严重的错误。我记得不久前在威尼斯双年展上,有一家画廊展出了一座布朗库西的雕塑,每个人必须排队看它。轮到这个家伙的时候,工作人员告诉他去买张票,过会儿再来。这个人走了,到下个展厅买了三幅毕加索——因为他是比尔·盖茨。想象一下,如果那个队旁边是一条为盖茨设置的专用通道,那会吓退多少想看一眼布朗库西的普通人。这是我不想在我的公司内出现的事情。因为即使你不能承受它的价位,你也可以进来欣赏美的东西——有一天你买得起了,我们依然会在那里为您服务。”

转播到腾讯微博
全球顶级富二代主宰时尚圈

(左二和左三)Antoine Arnault和父亲Bernard Arnault

如果你想买一件奢侈品,即使它不是Arnault的品牌,也很有可能是他家族拥有其他品牌。Antoine说,时尚一直是他生命的一部分,从小耳濡目染给了他从事这一行业的优势。

“我很早就被灌输什么是时尚,从我12岁的时候,父亲买下并创立了集团。我们在商店里度过所有的周末,聊聊品牌、谈谈广告——我记得看Poison(Dior最畅销的香水)的广告,看Dolce Vita的广告……有几年我特别反叛,不想被这些事情打扰,但我又回到这其中来了,自然而然。这不是一种负担,你懂?你从事时尚业,被极富才华和魅力的人所包围,还有那些美丽的东西——或者在银行工作。好吧,你知道的……OK,我选择时尚。这真的是一条我乐意走下去的路。很早就接触时尚,让我和我的姐姐Delphine总能比别人抢先一步。我们能感受到什么东西,品牌、街道,我们知道将会发生什么,总比别人早那么一点。所以我们为什么不加以利用呢?”

Arnault认为他从父亲那里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,就是与设计师沟通的能力——这在时尚行业里是很关键的技巧。“我很抱歉,但设计师不是艺术家。他们或许很有天赋,如果他们想走上艺术的路那就应该去画画或者雕塑。在这,他们要从事的是商业,他们要接受指令。这是我父亲的拿手好戏。我无数次得看他做这样的事,的确倍受启发。你知道,我父亲最后根本没法跟John Galliano交谈,这真是让人无法忍受——他根本不听任何人讲话。事已至此,那只能一拍两散。”

我想知道为他的父亲工作是不是很困难——仅仅是表现好似乎还不够,还要受到别的层面的压力。他哈哈大笑:“当然会有压力,但我绝不值得同情。美好的生活,美好的工作。事情还没到那地步,”他打了个响指,“我工作很努力,是的,父亲也越来越信任我,我们更多得一起来做商业决策,但请别为我感到抱歉。”

我向他保证,手放在胸口上:我再也不会做那只会让他发笑的事情了。

添加人:萧枫
 
版权所有:东莞市凤岗泰广手袋厂 2012        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